律师介绍

        毛贯忠律师,资深刑事辩护律师,入围 中国法律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刑辩大律师100》和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信仰的力量-中国著名律师办案实录》,《2006-2008中国律师年鉴》推荐优秀律师,杭州律师协会刑辩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及刑事部首席律师。
                                ..............<详细介绍>



姜远军律师,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党支部书记、刑辩律师团成员
浙江省律师协会刑事业务委员会副秘书长
诉讼业务主攻刑事辩护、民商事代理                                ..............<详细介绍>



汪勇律师,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兼职律师
湘潭大学法学硕士,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
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硕士导师
诉讼业务主攻刑事辩护、侵权、合同纠纷
                               ..............<详细介绍>



毛丽英律师,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刑辩律师团成员,浙江大学法学研究生
杭州市律协刑事责任风险防范专业委员会委员
杭州市律协建筑与房地产专业委员会委员
具有长期的司法机关从业经验
                               ..............<详细介绍>

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成功案例

被告人俞中江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犯罪案

2015-04-14
 一、    案发背景

本案例没有用俞某某而是直接使用其真实姓名,是因为这个案件涉案金额巨大,罪名众多,在浙江省已经有很大的影响,只要说案件事实就知道是俞中江,用俞某某没有保护身份的作用。本案被告人俞中江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外,他涉嫌的罪名还有贷款诈骗、合同诈骗、骗取银行贷款、骗取票据承兑、抽逃注册资本,行贿共七个罪名,所以标题只能用“被告人俞中江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犯罪案”,否则标题过长。

被告人俞中江实际控制的企业有30余家,最有影响的是中江控股有限公司和其麾下位于杭州市西子湖畔的温德姆豪庭大酒店。由于负债太多资金链断裂企业无法运转,被告人俞中江给杭州市政府打了报告,反映其实际控制的公司的实际情况。因为债务余额十分巨大,有数十亿元,债权人众多,被告人俞中江实际控制的公司倒闭会带来社会的不稳定,杭州市政府十分重视,立即指示杭州市公安局调查。2012111日,杭州市公安局以被告人俞中江涉嫌职务侵占被取保候审,2012614日,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刑事拘留,2012720日,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批准逮捕。

    二、案件的受理

被告人俞中江在被公安机关立案以后急于寻找一名辩护律师,另一方面,因为被告人俞中江涉嫌的案件影响大,很多律师也希望通过本案的辩护提高律师的知名度。因为立案之初被告人俞中江没有被羁押,所以他有机会,与众多的律师接触交谈,然后根据自己的判断选择谁作为自己的辩护人。通过与被告人俞中江几次交流,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取得了被告人俞中江的信任,并同意毛贯忠律师为被告人俞中江案件提供辩护,后因工作的需要,在法院阶段出庭辩护由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恩完成。整个案件到一审结束取得极为有效的辩护成果,这是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恩与律师毛贯忠密切配合的结果。

三、辩护经过

1、没有体现辩护效果但却最有效的辩护

被告人俞中江以及他所实际控制的公司,向社会的个人和企业借款具体的数字被告人俞中江无法准确的统计,但对未归还的借款余额,被告人在被羁押之前就统计过,余额近三十亿元。在接受被告人俞中江委托之初,虽然公安机关没有对这一事实立案,但该事实必然会被立案侦查,所担心的是以什么罪名立案,以什么罪名起诉。如果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并起诉,该罪最高刑期为10年,如果以集资诈骗立案或起诉,最高刑为死刑,也就是被告人有生命之忧。在目前的司法实践中最难区分的两个罪名就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与集资诈骗。

全国知名的案件吴英集资诈骗案,公安机关立案时是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的案,后以集资诈骗罪起诉,也以集资诈骗罪判刑,2012521日,吴英集资诈骗案再审被判死缓,但在这之前吴英集资诈骗案原一审和二审均以集资诈骗罪被判死刑。

被告人俞中江的案件与吴英案相比,被告人俞中江向社会公众借款的金额更多,数额是吴英案的几倍,虽然被告人俞中江实际控制的企业财产的数量更多,但被告人俞中江除了社会公众借款以外还有向银行的巨额贷款,而俞中江实际控制企业的财产大多为银行贷款提供了抵押担保,再多的财产经法律处置,能实现的价值也大打折扣,除了归还银行贷款以外,很难有剩余。向社会公众的借款很少有财产抵押担保,不能归还的金额无法估计,肯定会比吴英案不能归还借款的数额多几倍。社会公众巨额债权无法实现所产生的愤怒无法估计,他们会做出什么行为无法估计,他们的行为对政府部门产生的压力会有多大也无法估计,作为公安的政府部门会采取什么行动无法估计。在众多不确定因素下被告人俞中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作为辩护人的律师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被告人俞中江实际控制的企业向社会公众借款数十亿元的事实,公安机关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也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侦查终结,检察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起诉,法院也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决。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体现律师辩护的效果,但为了实现这一过程,作为辩护人的律师做了不懈的努力。没有对这一事实立案之前,担心以集资诈骗立案,公安机关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名立案,才松了一口气,不久又担心起来。公安机关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以后,用完了正常的侦查期限与经杭州市检察院批准延长一个月的侦查期限后,又用完了省检察院批准的延长两个月的侦查期限,如果再延长就意味着必须改变原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定性而改为集资诈骗(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只有可能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罪行才可以再次延长)。为了不变更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辩护人主动与公安侦查人员联系,案件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侦查终结,为了查清事实,请求侦查人员补充立案其他罪名重新计算侦查期限来解决侦查期限问题。侦查终结公安机关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结案,并以该罪名移送审查起诉,但提着的心一刻也不敢放下。就在俞中江案件审查起诉的过程中有一个类似的案件,下城区公安分局侦查终结的饶某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非法吸收公众存款4.8亿元,检察院审查以后认为应构成集资诈骗,后被法院判处死缓。这个案件再次让被告人俞中江与我们辩护人吓出一身冷汗。

为了让公安机关、检察院以及法院认同被告人俞中江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而非集资诈骗,辩护人提前为被告人俞中江梳理以下客观事实,并要求被告人在整个诉讼过程中都不要忘记强调。

借高利贷最后被认定为集资诈骗,需认定被告人有非法占有的故意。而非法占有的故意任何一个被告人都不可能直接承认,对非法占有的故意多通过推定的办法来完成。与被告人俞中江相类似的案件就有被认定为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被认定为集资诈骗。哪怕开始借款是用于企业经营,但利息过高经营的利润无法支付利息,为此再以更高利息借款,用后面的借款归还前款的利息,借款规模越来越大,需要归还的利息也越来越多。直到再也不能借到资金,案件爆发。被告人百般辩解借钱是想归还的。但在法庭上法官的几个问题,就会使被告人无言以对,被认定为有非法占有的目的。第一,被告人所有企业的盈利情况,法官还放开让被告人说。第二,到一定阶段所要支付的利息(以证明企业盈利不足以归还借款利息)。第三,到了所有盈利都不足以归还借款利息时,是否用后面的借款归还前面借款的利息,如果是,用于归还利息部分就是灭失性损失。第四,被告人用什么钱来归还后款?最后,被告人不可能有资金来源用于归还后面的借款的情况下,被告人明知借来的钱是不可能归还的还借钱,那是不是想非法占有?被告人无语。

被告人俞中江在未归还的借款中就有十多亿元是用于归还前面借款的利息。要证明被告人俞中江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必须推翻以上推定。从推定的一般法学原理,被告人推翻推定,不需要证明推定是错误的,只要证明推定可能错误即可。回到本案,只要证明被告人俞中江在借款的时候,主观上认为有可能归还的情况下才借的,就可以推翻以上的推定。以下事实可说明,被告人俞中江是在认为能归还的情况下借的钱。

第一,出现民间借贷是市场和银行的原因,被告人俞中江是被迫所致。被告人俞中江在没有借高利贷之前企业经营情况良好,借高利贷是因为银行“釜底抽薪”造成的。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浙江的企业出现了经营困难。企业之间向银行贷款相互担保不可避免,在此期间被告人俞中江的企业,为其他企业代偿贷款4亿多元,使得他所控制的企业资金运转困难,会通过民间借贷来补充,一开始因为企业信誉好借款利息比较低,高利息是被银行所害。被告人俞中江实际控制的企业银行贷款到期,需要续贷,银行答应只要按时归还贷款就可以续贷。为了企业的信誉,向民间借高利贷,企业认为只是短期的周转,高利息企业可以承担。但是等到把贷款归还银行以后,银行不再放贷款。为其他企业代偿贷款本来是帮银行的事情,但银行认为你的资产状况变坏,不是予以支持而是收紧银根,缩小贷款规模。这样短期的民间借贷就成了长期的高利贷,由于被告人俞中江整个贷款规模大,一收缩就是数亿贷款。这样被告人俞中江实际控制的企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有了上十亿的民间借贷。客观的讲,在这一过程被告人俞中江没有任何过错。

第二,企业经营利润不足以支付借款利息不能等同于就是不能归还。企业短时间内确实也出现企业经营利润不足以支付借款利息,但在房地产销售形势好的时候这种困局又得以扭转,后面借款规模扩大以后但总是资产大于负债。特别是在这一过程中俞中江的酒店准备在新加坡上市谈判已经成功,就是一个法律上的细节导致海外上市功败垂成。如果上市成功,那么归还这些借款就不成问题。

第三,发现无法归还借款是一个时间过程,发现无法归还借款到作出决断需要时间。企业的资产的市场价值不是一成不变,要发现资不抵债,往往是在市场价格波动的情况下,特别是房地产的价格,被告人俞中江的资产主要集中在房地产上面,房地产价格的下降,才使他发现资不抵债。自己辛辛苦苦经营数十年的企业要让他破产,作出这样的决策需要时间,任何人都不能要求,今天发现今天就停止借钱,在这思想斗争过程中不能就认定是为了非法占有。

第四,被告人在发现无法归还借款以后果断向社会公开整个债务情况防止损失的扩大。在发现借钱不能归还以后,被告人俞中江在较短的时间内,向杭州市政府书面报告了企业的情况希望政府帮忙可以重组企业减少债权人的损失。

第五,被告人借入的资金,没有用于挥霍,更没有隐匿资产。

在公安机关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之前,辩护人就为被告人理清了以上事实借以说明自己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另外要求被告人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要积极的配合公安机关的侦查,认罪态度要好,不要在这个罪名上产生争议,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使该罪名能顺利落地。也让我们悬着的心落地。

这是表面上没有体现辩护效果,但却最有实际辩护效果的辩护。这种案件如果碰到喜欢出风头的律师,提出无罪的辩护,导致被告人认罪态度不好反而不能有效的辩解,有可能会害死被告人。

2、能见成效的辩护

杭州市公安局侦查终结,对被告人俞中江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移送起诉的罪名包括,贷款诈骗罪、骗取贷款罪、骗取票据承兑罪、合同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行贿罪,检察院第一次退查以后又增加了一个罪名,抽逃出资罪。这样公安机关认定被告人俞中江共七个罪名,除了行贿数额只有90万元以外,其他罪名涉嫌的金额少则数亿多则数十亿。无论是贷款诈骗还是合同诈骗,其中任何一个罪名成立就是无期徒刑,其他罪名的任何辩护就没有意义。如果要使辩护取得实际意义就必须说服公安或检察机关不认定被告人贷款诈骗和合同诈骗。经过努力最后检察院起诉时只是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骗取贷款、票据承兑、信用证罪和行贿罪三罪起诉。

被告人俞中江少了四个罪名。其中一个罪名的减少是公安机关技术错误,把一个选择性罪名骗取贷款、票据承兑罪分成了两个罪名为骗取贷款罪与骗取票据承兑罪,起诉只是将两罪并为一罪,不是实际犯罪事实的减少,这不是辩护的实质成果。对于抽逃注册资本罪十分明显被告人俞中江完全构成这一犯罪,在起诉时这一罪名被取消,是因为立法的变更,公司注册资金分为认缴制和实缴制,对认缴制的公司,根据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解释抽逃注册资本不再构成犯罪。所以被告人俞中江不构成抽逃注册资本罪也不是律师辩护的结果。

被告人俞中江没有被认定贷款诈骗罪和合同诈骗罪,辩护人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犯罪嫌疑人俞中江贷款诈骗罪的辩护

公安机关起诉意见书认定被告人俞中江贷款诈骗20笔共计金额5亿余元。其中有没有归还的贷款、银行代为承兑的承兑汇票、银行垫付的信用证等共计5亿余元。认定诈骗的标准是没有实物担保只有保证人的贷款、承兑汇票、和信用证的银行款项均认定为贷款诈骗,(有实物抵押的均被公安机关认定为骗取银行贷款罪、骗取票据承兑罪)。认定非法占有的依据是虚构资金用途,使用伪造的财务报表。

经过认真分析提出了以下辩护意见:第一,贷款诈骗的对象错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的贷款诈骗的犯罪对象只能是银行或其他金融机关的贷款,信用证、承兑汇票不能成为贷款诈骗罪的犯罪对象。公安机关将信用证、银行承兑汇票都列入贷款诈骗的对象,并将这部分也认定犯罪嫌疑人俞中江贷款诈骗明显错误。第二,使用虚假的财务报表和虚构贷款用途,不能就此证明被告人有非法占有的目的。犯罪嫌疑人俞中江所在的单位申请贷款,财务报表不实,企业实际没有盈利改成有盈利。大部分企业贷款所用的报表所反映的利润不实。银行只给盈利的企业贷款,不给亏损的企业贷款,这不得不迫使企业弄虚作假。盈利的财务报表也是银行自身的需要,要想把贷款放出去也需要企业虚假的财务报表。银行有审核申请贷款资料的义务,只要银行愿意到税务部门查一下企业的财务报表就可以了,银行没有这么做也是他们发放贷款的需要,否则大部分贷款就放不出去了。不能因为财务报表不实就认定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对于虚构贷款用途更是不能成立,贷款到期以后用民间借款归还贷款,续贷以后就把银行发放的贷款归还民间借贷,实际贷款的用途还是以前贷款的用途,不能把贷款还了民间借款就认为是改变了贷款的用途,虚构贷款用途的事实不能成立,更不能因此认为非法占有的故意。所以并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俞中江有非法占有银行贷款的故意。贷款诈骗不能成立。第三,所有的贷款行为都是单位行为不是犯罪嫌疑人俞中江的个人行为,如果犯罪也是单位犯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条规定,只有法律规定为单位犯罪的才追究刑事责任,但贷款诈骗刑法没有规定单位犯罪。所以单位不可能构成贷款诈骗,更没有理由以贷款诈骗罪追究犯罪嫌疑人俞中江的刑事责任。(根据2014425日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解释,刑法分则没有规定追究单位刑事责任的可以追究组织实施者的刑事责任,但解释没有溯及既往的效力)。

⑵犯罪嫌疑人俞中江不构成合同诈骗罪

犯罪嫌疑人俞中江成立的有限合伙公司杭州平嬴豪庭、杭州平嬴尊、杭州平嬴宝,杭州平嬴金的资金募集是由平安银行东莞分行负责完成的,募集资金的行为是银行的行为,不是犯罪嫌疑人俞中江的行为,所以不能认定俞中江向社会骗取资金。也正因为如此,所以银行归还了向社会募集的资金,之后再以破产债权向中江系列企业求偿。这几家企业与锦绣房地产公司都属于犯罪嫌疑人俞中江控制的企业,这些姐妹企业之间的资产流动不存在谁骗谁的问题。这一事实不能认定为合同诈骗。

20117月,犯罪嫌疑人控制的企业浙江联盛实业公司通过平安银行东莞分行向北京华轩基业科技有限公司办理委托贷款一亿元。俞中江向建德市国土资源局申请他项权证,手续齐全并无任何虚假材料。办证机关没有将他项权证的相关事项登记在物权登记簿上,是办证机关违规不是犯罪嫌疑人俞中江违规,而且犯罪嫌疑人俞中江对此并不知情。不能由此认定犯罪嫌疑人俞中江有非法占有的故意,所以俞中江不构成合同诈骗。

被告人俞中江银行贷款诈骗、合同诈骗中任何一个罪名成立就会被判处无期徒刑,所有的辩护效果都归于零。

四、办案的风险

辩护人毛贯忠律师在办理该刑事案件中受到了这辈子唯独的一次处分。201311日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实施,律师可以在没有办案人员的陪同下会见犯罪嫌疑人,2013年春节前夕在会见犯罪嫌疑人俞中江时,俞中江要求带一份条子给他的老婆表示春节的问候,出于情面没有拒绝,给他老婆之前没有细看就把条子交给了他老婆,第二天他老婆被抓,条子被公安机关发现。由此受到了一个行业处分。

也因为受到处分,所以不方便出庭为被告人辩护,该案的辩护是由我们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恩出庭完成,在此我对我们所的主任刘恩表示万分感谢。

上一页犯罪嫌疑人徐某某 非法买卖、运输枪支、弹药案,被撤案下一页被告人王某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高利转贷、骗取票据承兑、诈骗、挪用资金案
     Copyright@2010.专业刑事辩护律师网     
     地址:杭州市西湖区文三路90号东部软件园创新大厦B座8楼 电话:0571-89715920    预约及咨询电话:13968132060